图片系列
亚洲性爱
Gif动图
网友自拍
唯美清纯
小说系列
生活都市
不伦恋情
经验故事
科学幻想
-->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stelsinc.com

Z住在我隔壁,我们是合租的房子。Z的口头禅是:人,要嘛大俗,要嘛大
雅,夹在中间半俗不雅的最恼火!

  Z说他自己这辈子大雅是做不成了,做大俗呢,那是「相当」的有潜力。Z
说到做到,日常生活中,说话做事情都超级俗,无敌的是,他还找了一个跟他一
样俗的老婆,夫唱妇随。下面就是平日里他们的一些对话,绝对真实。

  Z最喜欢摸他老婆的奶奶(乳房),每天晚饭后,Z老婆都会在客厅里看电
视连续剧,一般这个时候,Z就会躺在沙发上,头枕着他老婆的大腿,把手伸到
他老婆睡衣里面捏捏捏,捏个不停,跟揉麵团似的,嘴里还会有节奏地喊:「摸
奶奶!摸奶奶!」(喊的语调跟抗战影片中喊「冲啊」差不多,只是激昂中带着
叫床的味道。)

  Z的老婆则完全沉浸于电视剧中,随着剧情的发展,一会儿伤心、一会儿大
笑,只有在广告时间回过神来摸一摸Z的头,说:「乖乖,摸左边这个,这个大
点!」就算我在旁边Z也照摸不误,摸高兴了还会热情地邀请我:「XX,来,
给我50元游戏币(我和Z都在耍同一个网路游戏),摸一下我老婆的奶奶!」
汗!

  有次在家里一起吃饭,Z老婆穿着低胸吊带裙坐我对面,前倾夹菜的时候,
两个奶奶被我尽收眼底(Z老婆的奶奶的确一级棒,又圆又挺,怪不得Z他这幺
热衷于此)。

  吃了一会儿,Z发现我的眼神没对,一把把手捂在他老婆胸口上,接着对着
老婆就骂:「穿这幺低胸的裙,都被看完了!」

  正当我尴尬之际,Z老婆轻轻把她老公的手扒开,轻描淡写颇有大将风度的
对我说:「XX,没关係的,我夏天在家里都不戴胸罩,你随便看!」Z无语,
我也无语。

  有天晚饭后上街散步,Z突然扭头带着谄媚且淫蕩的笑容对他老婆说:「老
婆,今天晚上我们回家操穴怎幺样?」

  Z是个大嗓门,再加上平时在家里毫无节製地喊「摸奶奶」喊习惯了,所以
声音大小一下没控製好,立即招来路人惊异的目光。

  Z自己也觉得有点过了,扭头回来老老实实的走路,只有他老婆很镇定地继
续应和着Z的提议:「要的,今天晚上回去大干一场!」汗!

  有次Z老婆说Z性能力不行,Z狡辩:「老子号称『夜三次』!」

  Z老婆:「就是一次只有三分钟,就会劈嘴说,你要哪天把老娘干得几天下
不了床就算你兇!」

  Z老婆经常会当着Z的面向我抱怨,说Z太胖,不爱动,连做爱也不热衷,
只爱摸她的奶奶,就算做爱也都是她在上面,Z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
动,任她摆布。

  我认为Z老婆的潜台词是:这样的男人,就他妈的是根自慰棒,而且还是劣
质的。

  我问他们大概多久做爱一次?Z老婆说:「一个月也很难来一次。」说完后
骂了很经典的一句话:「一个月都来不到一次,妈的,连月经都不如!」

  我这个时候才恨啊!Z胖得跟猪一样,居然找到一个身材这幺惹火的婆娘,
最可恨的是还佔着茅厕不拉屎!还恨自己空有一身蛮劲无田可耕!

  Z老婆特别能吃,有次她在Z面前撒娇说:「找到我这种女的当老婆算你运
气,别的女人动不动就要喊你请吃西餐,我每天包子、馒头就可以打发了,多好
养啊!」

  Z大怒:「好养个屁!你包子、馒头都要给老子吃出西餐的价钱!」

  Z老婆有次和同事们去唱歌,很晚仍没回来,Z一个电话过去:「你在做啥
子?」

  Z老婆:「和同事在KTV唱歌。」

  Z提高嗓门问:「有没有给男的摸奶奶?」

  Z老婆:「他们想摸,我没干。」

  Z:「嗯,好嘛。可以挂了!」

  有天晚上,Z老婆在卧室里全神贯注地打《连连看》,Z走进去一把抓住他
老婆的奶奶说:「赶快去洗澡!」

  Z老婆头也没抬地回答:「还早,晚点再洗。」

  Z加大了抓奶奶的力度说:「马上去洗,洗了来吹箫!」

  有次我问Z老婆:「你和你老公那个不?」

  Z老婆:「哪个?」

  我:「就是……嗯……」(指了指嘴。熟归熟,奔放归奔放,这种问题还是
不大好直接开口。)

  Z老婆悟性很高,一下就明白了过来:「哦,你说的是口交啊?要!」(答
得很乾脆。)

  我:「……」

  Z老婆:「但是一般都是我给他口交,他从来不肯给我口交。那个臭男人,
从来不干吃亏的事!」

  我:「……」

  有次我们一起在客厅里看文艺晚会,张宇出来唱《用心良苦》,Z一下停住
自己在他老婆睡衣里蠕动的手,说:「老婆!」

  Z老婆:「嗯……」

  Z:「你说你是处女,偏偏找我来操穴,插进去,抽出来,真的感觉好痛快
(用《用心良苦》的调子来唱)!」

  PS:事后我问Z:「你是从哪里学来的?」他说是自己即兴发挥的,我觉
得Z很强悍!

  有天晚上,我在自己屋子睡觉,半夜,Z跑来敲我的卧室门:「快开门!」

  我:「啥子事?」

  Z:「开门再说,急事!」

  我把门打开,Z探个头进来神秘地说:「我马上要跟我老婆操穴了,你尖起
耳朵听喔!」

  有次,我一哥们儿到我家借宿一晚,由于我们回家得晚,Z和他老婆已经睡
了,不晓得家里来了外人。

  第二天早上,半梦半醒间听到Z老婆「啊」的大叫一声,我一下从床上跳起
来,看到我哥们儿满脸尴尬地从客厅走进来。我出去,看见Z老婆身上只穿着内
裤和胸罩(很性感那种,镂空的)站在客厅里。

  这个时候Z也出来了,很严肃的问:「啥子事?」

  Z老婆:「我刚洗了澡出来……」(因为太熟,Z老婆在我面前很奔放,不
过在外人面前,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)

  当时我也觉得有点尴尬,Z的脸色也有点不对,我正要跟Z解释说我朋友不
是故意的,还没等我开口,Z就指着他老婆骂开了:「他妈的,清早巴晨就一惊
一乍的,叫个屁啊!觉都睡不清静,你又不是啥子都没穿!」

  Z老婆是个购物狂,有次一个人出去逛街,买了一件八百多元的衣服回来,
Z一看大怒,骂:「你这婆娘是个败家子,奢侈!奢侈到极!」

  Z老婆立即回骂:「你个臭男人球,没出息的,钱挣不到,你一样奢侈!」

  Z急了:「我咋奢侈了?我咋奢侈了?老子一个月挣二千块,你买衣服都要
切脱一半,害得老子抽烟都只抽五牛!」

  Z老婆:「花你几大百咋了?没事就逮到老娘的奶奶摸,不给钱呗!你一个
月挣二千,你就敢找一个月花一千的婆娘,这不叫奢侈叫啥子?!」

  Z:「……」

  那天两人吵架后,Z老婆就气走了,到晚上11点都还没回家。Z在家里有
点坐不住了,游戏也没心情打,问我:「那个大奶奶婆娘这幺晚了还在外面,不
会被人摸奶奶吧?」

  我回答:「你担心就打个电话过去问呗!」

  Z说:「打毛线,这次绝对不妥协,这次妥协了,下次她就敢再给你买一件
千八的回来。」

  差不多到晚上12点,Z老婆打电话来了,接电话之前,Z得意地对我说:
「原则问题,绝对不要妥协。看到没?那个骚婆娘自己打电话来道歉了吧!」

  接通电话,刚说两句,Z就鬼火冒的把电话摔到床上,大骂:「狗日的骚婆
娘,阴阳怪气地打电话给老子说,她晚上又去买了一条五百多块的裤子!」

  有天吃晚饭的时候,Z对他老婆说:「亲爱的,晚点吃完饭我们去公园,咋
样?」

  Z老婆很开心的说:「啊!?乖乖,你平时只晓得天天窝在家里打游戏,今
天咋这幺乖,想带我去散散步呢?呵呵!」

  Z:「老婆,你误会了,不是去散步,我想打『野战』了。」

  Z老婆:「……」

  有个星期天,我和Z上街买东西,走到楼下,远远走来一穿低胸的小妹儿,
我和Z都色迷迷地盯着小妹的胸部看。走近后,Z哭笑不得的对我说:「我想起
自己刚才的举动,好噁心!」

  我莫名其妙之际,听到低胸妹妹朝着Z喊:「哥!」(他妹妹最近把头髮烫
了,又化了妆,Z远远的也没认出来。)

  设身处地想想,是他妈的真够噁心。

  Z妹妹当天晚上住我们那里,和Z老婆一起睡,Z睡客厅。Z妹妹和Z老婆
把睡衣换好,正準备关门睡觉,Z一声大吼:「不忙关!」

  Z老婆:「还有啥子事情?」

  Z:「睡觉之前再摸下奶奶!」

  汗!

  有天Z老婆很主动地对Z说:「乖乖,快去洗澡,洗了来口交。」

  Z很鄙视地看着他老婆:「你这婆娘真俗,动不动就说『口交』。」

  Z老婆:「你不也经常说!」

  Z:「现在老子不说了『口交』了,现在流行说『口爆』!」

  某天清晨,Z老婆在洗盥间大叫起来:「呀!乖乖,我的嘴巴流血了。」

  Z正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,不耐烦地说:「你每个月都要来一次,大惊小
怪的咋子?」

  Z老婆:「是上边!」

  Z:「哦,没的事,那是口交后遗症!」

  有天,Z老婆对Z说:「我们单位有一男的想泡我,约我今天晚上吃饭。」

  Z:「不準去!」

  Z老婆:「放心,不会让他摸奶奶的,就吃个饭!」

  Z:「嗯……」

  Z老婆晚上回来。

  Z:「给摸奶奶没?」

  Z老婆:「没,他还给我买了很多吃的,我给你带了些回来。」

  Z抓过来就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

  隔了几天。

  Z老婆:「上次那个男又约我去唱歌。」

  Z:「哪个男的?」

  Z老婆:「就是约我吃饭,还给我买很多吃的那个。」

  Z:「哦,去吧!耍高兴。」

  汗!

  晚上Z老婆又带了堆吃的回来,Z依然问其是否被摸,Z老婆回答没有。

  又隔了几天。

  Z老婆:「那个男的今天晚上又约我。」

  Z:「不準去了。」

  Z老婆:「我给你带好吃的回来。」

  Z:「你要敢去,脚给你打断!事不过三,今天再去,他肯定要把你这个骚
婆娘给吃了。」(看来Z是懂得「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」这个道理的。)

  Z老婆在公司是做文秘的,有一次下班回来。

  Z老婆:「今天我陪我们部门经理去谈客户,那个客户很色,一直色迷迷地
盯着我胸口看。」

  Z满不在乎地回答:「谁叫你的奶奶这幺大呢!」

  Z老婆:「还不是你给老娘撸大的!」

  Z继续问:「他这龟儿子是不是想把你打来吃了嘛?」

  Z老婆:「就是有那个意思。吃完饭他还问我是不是处女,我没回答他。」

  Z淫贱地笑着说:「你个骚婆娘,你咋不回答他呢?以后他要再问你,你就
说你是处,绝对是处,只不过是装处!」

  Z老婆更加强悍地回答:「处!都给你这龟儿子杵烂了,还处!」

  汗!

  有天回家刚进门,Z就朝我得意地说:「我今天下午和我老婆操穴了。」

  我问Z老婆:「真的哇?」(Z经常谎报军情,所以一般我就会向他老婆求
证。)

  Z老婆笑着回答:「今天是真的。」

  我:「哟!这个月的指标都提前用了?」

  Z:「哈哈!怕你不信,我把我老婆叫床的声音录下来了,足足三十分钟!
老子今天证据在手,看你龟儿子不承认。」(不晓得的还以为我和Z老婆偷情被
逮到了。)

 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Z老婆插一句:「别信他的,就三分钟,他按的重複播
放……」

  有次Z出差回来,春风满面的请我们几个朋友去吃一顿。席间,有朋友开玩
笑的问:「Z,你呀,这次出去多半找了小姐。」

  Z老婆当时在旁边,所以Z连忙说:「没有没有,这次去很忙,时间紧迫得
很,哪有时间找小姐哦!」

  Z老婆这时停住筷子,朝Z酸溜溜的说了一句:「忙?三分钟时间你都抽不
出来幺?」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stelsinc.com

大家都在看